土耳其诺奖得主:土耳其和中国创造属于自己的现代文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yjhm.com/,欧洲杯土耳其

新华网伊斯坦布尔10月17日电(记者陈铭 报道员石竹影)土耳其文坛泰斗、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尔罕·帕慕克说,土耳其和中国都在努力追寻传统与现代、东西方文明的平衡。这也是他的作品能在中国读者中产生共鸣的原因。

60岁的帕慕克2006年凭借《我的名字叫红》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被认为是享誉国际的土耳其文坛巨擘。日前,他在伊斯坦布尔市中心塔克西姆广场附近的“纯真博物馆”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这座博物馆以他获奖之后的首部长篇小说《纯真博物馆》命名。

帕慕克说:“大部分中国读者喜欢《我的名字叫红》《雪》和《黑书》,因为这些书都在讨论传统和现代的冲撞与融合、东方和西方的矛盾与交流。土耳其和中国都希望在现代化进程中保存自己的传统文化。在近现代史上,两个国家的发展轨迹也很相像,都经历过现代化的阵痛、遭遇过相同的困惑,但都成功地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找到了平衡。”

帕慕克兴致勃勃地回忆起他2008年访问中国时的感受。他被北京悠久的历史文化底蕴所折服,为上海快速的经济发展而惊叹。他认为,中国老百姓的生活近十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变得时髦、富裕。

在回答喜欢哪位中国作家的著作时,帕慕克说,他喜欢鲁迅的书,对中国的历史文化非常感兴趣。他认为中国作家应该更加被世界所认知,更多优秀的中国文学作品应该被翻译、介绍到其他国家。

帕慕克建议中国年轻作家相信自己的知觉、相信自己对人性的理解。“不要听像我这样的老人的经验之谈。要敢于做自己,敢于表达自己。”

帕慕克认为中国和土耳其应该进一步加强文化交流。“我希望更多中国文学作品、中国电影和中国电视剧在土耳其发行,中国戏剧和艺术能来土耳其表演和展示。同样,中国应该引进更多好的土耳其文化产品。我尤其希望中土老百姓的生活能在交流中得到展现,”帕慕克说。

帕慕克希望中国读者可以通过他的作品来认识土耳其。他说:“《我的名字叫红》表现了传统的奥斯曼文化,《雪》更多地讨论了现代的土耳其政治。当然我写书的初衷只是想表达自己,不是去做土耳其文化的代表,但我是出生、成长在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人,我的作品深深地印上了土耳其的文化特征。”

帕穆克认为,近年来土耳其的经济发展很快,新型的富裕阶层正在安纳托利亚地区崛起。他正在构思下一部作品,描述伊斯坦布尔的安纳托利亚移民。“这些新资产阶级来自安纳托利亚的农村地区。我认为中国读者会喜欢这本书,因为中国也面临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大城市,寻找新生活、新机会的状况。我的新书会讲述这些移民在大城市里的奋斗和挣扎。”

帕慕克最后说:“我希望中国和土耳其都不要一味模仿西方,要珍惜自己的历史与传统。我相信传统和现代可以共存,相信中国和土耳其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现代文化。”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