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曼战隼:浅谈土耳其空军F16概况

作为中东军事强国,土耳其拥有规模仅次于美国空军的F16机队。从上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土耳其空军的F16机队多次参与了区域冲突,在土希冲突,叙利亚战争中都可以看到土耳其F16的身影,本文将逐一介绍土耳其空军F16机队的交付历史,技术特点,装备情况和作战史。

1980年代,土耳其军方急需一款先进的第三代战斗机来取代逐渐落后的F5机队。土耳其国防部认为,新一代战斗机应拥有优秀的机动性能和任务执行能力,且使用成本较低,F16自然成为了当年的最佳选择。

1983年9月,土耳其宣布在和平玛瑙I军售项目下引进154架F16C/D (Block30/40)战斗机,其中单座C型132架,D型24架。如此庞大的战斗机换代计划使得土耳其一跃成为了美国F16战机的第三大用户。

1987年3月,土耳其空军接收首批2架由美国洛克希德生产的F16Cblock30,机号分别为86-0066和86-0067。同年7月,土耳其空军接收第一架双座D型。作为附属合同,土耳其与洛克希德公司合作,在土耳其本土组装F16Block30战斗机。对F16Block30的生产工作一直持续到1989年,共有35架该型战机进入土耳其空军服役,加上美国提供的8架Block30,土耳其空军一共接收了43架F16战斗机,其中单座34架,双座9架。

20世纪90年代,土耳其空军开始执行和平玛瑙II与III换装计划,逐步替换F4机队,并在2000年左右淘汰F5机队。由于土耳其并没有足够的资金维持一支重型战斗机机队,所以除了对54架F4进行升级以外,土耳其希望以更先进的F16Block50批次来替换F4机队。1992年和1994年,土耳其连续订购了两批共80架F16Block50战斗机,第一批于1996至1997年间交付,第二批则在1998年至1999年交付。

在和平玛瑙II中,土耳其订购的第一批34架单座机机号为93-0657至0690,6架双座机机号为93-0691至93-0696。第二批包括26架单座型,编号94-0071至94-0096;14架双座型,编号为94-1557至94-1564和94-0105至94-0110。这两批战斗机构成了当今土耳其空军的主力。

二十世纪初,土耳其参与了美国领导的F35研制项目。但项目在2013年以前进展得并不顺利,直到2006年F35才被定型,并且研发费用节节攀升,预计的交付期不断延后(与现在F35下饺子式的交付情况完全相反)。

在F35项目延期,且未来能装备数量有限的前提下,土耳其于2007年引进了第四批共计30架F16block50,其中单座型14架,编号07-1001至07-1014,双座型共16架,编号07-1015至07-1030。这些战机在美国德州生产并于2011年至2012年之间交付土耳其空军。

在长达20余年的装备交付历程中,土耳其空军共接收了4个型号的F16C/D,下文将简单介绍土耳其空军各型号的F16的技术特点。

在美国空军可更替战机发动机(也可称作通用发动机舱项目)项目的推进下,从F16Block30/32批次开始,F16战机可选装通用电气F110及普惠F100发动机。

两种不同的进气道,上图为适用于普惠F100的常规激波进气道,下图为适用于通用F110的模块化通用进气道

在交付早期,土耳其的F16Block30不具备超视距作战能力。直到1992年才整合AIM7F麻雀导弹的发射能力。

在操控性上,F16Block40首次安装数字式电传操控,相对于模拟式电传操控,该系统能使飞行员的操作更加简便。与此同时,F16Block40装备了新一代APG-68(V)雷达,具备发射AIM7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和AIM120主动雷达制导导弹的能力。

此外Block40还进一步强化了F16的对地打击能力,整合了GPS导航系统并安装了由AN/AAQ13导航吊舱和AN/AAQ14目标指示吊舱构成的夜间低空导航和红外瞄准系统(LANTIRN),增强了投放精确制导武器以及夜间作战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批次的F16装备的F110-GE-100发动机是TAI在通用电气许可下于土耳其本土的埃斯基谢希尔发动机工厂生产的。该厂于1994年开始生产F110发动机。

F16Block50换装了更新一代的APG-68(V5)雷达,具有发射AGM-88哈姆反辐射导弹的能力,这使得土军的F16开始具备执行防空压制任务的能力。在告警装置上,这批F16换装了新的AN/ALR-56M雷达。值得注意的是,在2011至2012年间交付的block50得到了进一步升级(block50+),在尾部安装了合成孔径雷达,确保即便是在恶劣气候条件下战斗机也能准确投放精确制导弹药,并换装了APG-68家族的终极改进型号APG-68(V9),相对于前一代(V5)拥有更高的探测精度和多达30%的最大探测距离。为了增加航程,block50+加装了保形油箱,可额外提供2045升燃料。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土耳其斥资39亿美元为旗下217架F16购买CCIP升级套件(common configuration implementation program通用构型实施项目),包括38架较老的Block30在内的F16战斗机得到了升级:换装APG-68(V9)雷达,座舱换装全新的彩色显示器,更新老旧的机载计算机以及LINK16数据链以强化与友军多单位协同作战能力。

与CCIP项目并行的还有对机载武器的升级,土耳其在2005年购入了AIM-120C和AIM-9X第四代响尾蛇空空导弹,AGM-88H远程陆攻导弹,AGM-154联合防区外打击武器和CBU103集束炸弹。至此土耳其的F16机队具备夺取制空权,远程攻陆,防空压制,反舰,对地精确打击以及全天候作战能力。

土耳其长期以来与希腊存在领土争端.1988年6月,希腊空军开始接收法制达索幻影2000战斗机,两国新装备的第三代战斗机在苏联威胁消除以后开始进入频繁的对峙。土耳其F16与希腊空军战机的冲突持续至今,并多次造成双方战机人员损失。

1992年,一架希腊空军的幻影F1在低空拦截土军F16时由于操作不慎坠海。

1995年,由穆斯塔法.伊德利姆中尉驾驶的第192中队的91-0021号机(F16Cblock40)与两架希腊空军幻影F1狗斗对峙,在激烈的争斗穆斯塔法没有及时打开使用副油箱为主油箱供油,在战机主油箱燃料耗尽以后,发动机停机,战机最终坠海。幸运的是穆斯塔法中尉成功弹射逃生。

1996年双方在争议领土伊米亚群岛(土:卡尔达科岛)爆发冲突,双方人员互相撤下对方国旗,并有肢体冲突和武装对峙,双方也派出了空军战机进行对峙。

1996年10月8日土耳其空军4架F4和第192中队的2架F16在争议海域上空与希腊空军两架幻影2000遭遇,希腊空军的幻影2000率先做出机动挑衅,在争斗中希腊空军由戈里瓦斯中尉驾驶的幻影2000向土军编队中的91-0023号机发射了一枚R550“魔术”导弹,并成功击中土军战机,后座飞行员奥斯曼.辛谢克里中校成功弹射逃生,而前座飞行员奈尔.埃尔多安上尉不幸阵亡。剩余的土军战机根本没有预料到突发的交火,纷纷逃离。辛谢克里中尉事后被希腊方面救起,并送还给土方。土耳其军方长期对这起事件予以否认,直到2012年一架土军F-4E被叙利亚击落以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土空军才承认了当年的损失。

2005年第192中队由易卜拉辛.厄兹德米尔中尉驾驶的93-0686号机闯入希腊卡尔帕索斯岛领空,在与前来拦截的希腊空军F16Block52战机迎头相撞,双双坠海,易卜拉辛成功弹射逃生,希腊飞行员不幸遇难。

在叙利亚动乱初始,土耳其积极干涉叙利亚战争。2012年6月22日,一架闯入叙利亚领空执行侦察任务的土耳其F-4E被叙利亚铠甲防空系统击落,并造成机上两名土军飞行员死亡。但土耳其坚持声称自己的F-4E没有越境,并扬言将对叙利亚进行报复。为此土耳其空军设立了新的交战原则:对侵犯土耳其边界的叙军战机予以击落。

2013年9月16日,土耳其空军一架F16在在伊德利卜省和土耳其哈塔伊省交界地区对一架叙利亚空军米17进行拦截,在未经过警告的情况下土军F16对米17发射了AIM-9X响尾蛇导弹,第四代响尾蛇毫无悬念的命中了低速飞行的直升机,造成直升机坠毁,机上人员全部阵亡。事后土耳其声称这架叙军直升机侵入了土耳其领空,但直升机却是坠入叙利亚境内,土耳其极有可能是在叙利亚境内将其击落的。

2014年3月23日,第219中队的两架F16从迪亚巴克希尔起飞奉命拦截在拉塔基亚与哈塔伊省边境地区的两架叙空军米格23战斗机。按照土空军的说法:F16先对米格23进行了警告,其中一架米格23调转方向离开,而另一架则继续朝土耳其领空方向飞行,在侵入土耳其境内后土军F16发射一枚AIIM-120导弹将叙军战机击落。叙利亚则声称己方战机没有入侵土耳其国境,弹射逃生的飞行员和坠毁战机都落在叙利亚境内。

192中队击杀叙军米格23的F16block40,座舱下有击杀米格23的图标

2015年11月24日,一架在叙土边境打击叛军的俄军苏24被两架土军F16拦截,如同此前击落叙利亚米格23一般,土耳其F16对俄军战机发射一枚AIM-120导弹将其击落。事后土耳其方面称俄军战机入侵土耳其领空,土方有权将其击落,然而飞机残骸以及跳伞的飞行员均落在距离叙土边界4公里处,跳伞的两名飞行员中有一名被叙利亚叛军击毙。此事件一度造成俄土关系的高度紧张,俄方坚持认为俄军苏24没有跨越叙土边境。

2020年2月,叙利亚政府军对盘踞在伊德利卜省的反对派武装发起萨拉齐卜战役,土耳其一方面派出TB2无人机打击叙利亚地面部队,一方面还派遣了F16机队压制轰炸叛军的叙利亚战机。

2月17日土耳其空军F16使用AIM-120击落一架叙利亚米17直升机,机上人员全部阵亡。3月1日土耳其空军F-16在E737预警机的引导下向两架执行对地任务的叙利亚空军苏24战机发射AIM-120并成功将其击落,机上4名飞行员全部成功跳伞逃生。3月3日,一架土军F16再次向一架执行对地打击的叙利亚L-39教练机发射AIM-120空空导弹,击落了该架教练机。此外土军F16还试图使用AIM-120击落一架叙空军苏22,但被叙军飞行员成功规避。接连损失战机让本就不宽裕的叙利亚空军雪上加霜,叙利亚政府军地面部队在土军无人机的打击下也蒙受了较大损失,被迫终止在伊德利卜的攻势。

此外在土耳其F16机队也多次对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发动空袭,尽管叙伊两国均对土耳其的霸权行为表示反对,但眼下叙利亚和伊拉克孱弱的空军力量无力阻止土军在其领空的活动。

2020年8月借着与阿塞拜疆联合军演的机会,土耳其空军F16机队开始驻扎在阿塞拜疆。在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亚美尼亚指责土耳其参与战争,并在9月29日用F-16击落一架亚美尼亚空军苏25攻击机,不过土耳其否认了这一说法。

该基地驻扎了土耳其空军第113中队和第401测试中队。113中队于2014年淘汰老旧的RF-4E鬼怪,换装新锐的F-16Block50+,负责侦察敌情和制空作战。401测试中队既装备了F16block30/40,还装备有F-4E2020,主要职责是进行武器以及战术测试。

土耳其空军第132中队驻扎在该基地,该中队装备F16Block50,主要职责是进行武器与战术训练,但在近年来,该中队也开始承担起战斗任务,2018年1月的和平橄榄枝行动中,该中队的12架F-16就参与了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轰炸。

该基地驻扎土耳其空军第151,152,153三支F-16中队,其中151中队装备block50,配备哈姆反辐射导弹,该中队的主要职责是执行防空压制任务。第152,153中队分别装备Block50和Block30/40,他们主要执行多用途以及空优任务。

土耳其空军第161和162中队驻扎于此,其中第161中队装备F-16block40/52+,并配备了夜间低空导航和红外瞄准系统,主要职责是对地打击。第162中队装备Block40,主要职责是多用途以及空中优势。

该地驻扎有2支F-16中队,181和182中队,其中181中队装备F-16block40/52+,配备夜间低空导航和红外瞄准系统,主要职责是对地精确打击。第182中队装备F-16block40,主要职责是多用途以及空中优势。

第191以及192中队驻扎于此,其中191中队装备Block50,配有哈姆反辐射导弹,可执行防空压制作战。第192中队装备Block40,职责是多用途与空中优势。

在30余年的使用时间中土耳其空军也有大量F-16损失,下文将简单整理一下土耳其空军F-16机队损失记录。此处将再次简短提到部分前文内容。

1991年5月11日,第142中队的88-0022号机成为土耳其空军首架损失的F-16,该机飞行员成功弹射逃生。

1991年7月5日143中队的86-0067号机坠毁,飞行员穆扎菲上尉不幸遇难。

1992年6月25日,第143中队的87-0012号机坠毁,飞行员弹射逃生。

1993年4月1日,第162中队的92-0002号机坠毁,飞行员胡塞因.言图克中尉不幸遇难。同月28日第141中队89-0029号机坠毁。

1994年1月30日第192中队的91-0009号触地坠毁,该机飞行员也是该中队指挥官乌兰.阿克索伊中校不幸死亡。

1995年2月8日,由穆斯塔法.伊德利姆中尉驾驶的第192中队的91-0021号机在与希腊空军对峙后由于燃料耗尽而坠毁,所幸穆斯塔法中尉成功弹射逃生。

1995年9月29日第141中队的89-0033号机在训练中由于弹壳进入进气道造成发动机损坏而坠毁,飞行员弹射逃生。

1995年10月11日第141中队的88-0023号机因发动机故障坠毁,飞行员弹射逃生。

1996年10月8日,在与希腊空军的对峙中192中队的91-0023号双座机被希腊幻影2000击落,造成土军飞行员一死一伤。

1997年7月25日,第162中队的第91-0013号机在驻地附近坠毁,飞行员成功弹射逃生。

1999年8月26日,第182中队的92-0009号机在降落时坠毁,飞行员弹射逃生。

2000年4月日第151中队的两架F-1693-0657,93-0666在训练中相撞,造成0657号机的飞行员穆拉特上尉死亡,另一名飞行员成功弹射逃生。

2000年5月24日第162中队的90-0001号机被闪电击中后坠毁,飞行员成功弹射逃生。

2002年6月5日,第181中队的93-0002号机发生引擎故障,尽管飞行员试图迫降,但努力最终失败,飞机冲出跑道损毁。

2003年5月30日第141中队的89-0032号机在降落时前起落架未能成功放下,导致飞机损毁报废。

2003年11月6日第151中队的93-0662号机因故障坠毁在麦田里,飞行员成功逃生。

2003年12月22日第161中队的90-0015号机坠毁,飞行员成功逃生。

2004年1月16日第191中队的94-0081号机坠毁,飞行员穆罕默德.卡拉库祖中尉不幸遇难。

2005年3月3日第143中队的86-0191号机在训练时坠毁,机上两名飞行员均遇难。

2006年1月30日,第181中队的93-0014号机坠毁,飞行员不幸遇难。

2006年5月23日,第192中队的93-0686号机在与希腊空军的对峙中与希腊的F-16相撞,飞行员弹射逃生。

2006年9月11日,第191中队的94-0087号机因飞行员操作失误而坠毁,飞行员弹射逃生。

2006年10月16日第181中队的93-0010号机坠毁,飞行员丧生。2007年5月22日第182中队的91-0019号机在起飞后不久遭遇发动机停车故障,飞行员曾两次试图重启发动机,但未能成功只得弃机跳伞。

2007年7月22日第191中队的94-0107号机在降落时坠毁,机上两名飞行员均弹射逃生。

2013年5月13日,在叙土边境执行巡逻的151中队93-0688号机坠毁,飞行员虽然成功弹射但依旧不幸身亡。

2014年第152中队的87-0017号机在训练时坠毁,飞行员成功弹射逃生。

2018年3月22日第141中队的89-0032号机在训练中坠毁,事故造成飞行员死亡。在F-16列装后至今土耳其空军共在各类事故和冲突中损失了33架各型F-16,现役数量还有232架。

然而由于F-35的断供,土耳其在面对一些对手时F-16已经难以维持原先的优势。希腊将引进配备有源相控阵雷达的阵风战机,埃及将接收苏35并计划引进24架台风战斗机,阿联酋则将与美国引进F-35展开谈判。在面对对手未来将装备的先进战机,土耳其只得进一步升级F-16机队或引进更先进的F-16V,但如今大不如前的美土关系让土耳其F-16后续升级和引进增加了不确定因素。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yjhm.com/,欧洲杯土耳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